理论前沿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前沿 > 正文

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现状调查

作者:  发布时间:2007-11-30  点击数:

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实现农村经济社会稳定和发展事关整个国家的稳定和发展大局。而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就是实现农村经济社会稳定和建设发展的关键,更是农村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的基础。胡锦涛同志在2006年2月14日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研讨班上强调:“发展农业和农村经济,……归根结底,要靠以党组织为核心的农村基层组织团结和带领广大农民群众去落实,都离不开基层组织的有效工作。多年的实践证明,农村工作千头万绪,抓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是根本,是关键,是必须做好的基础工作。” 我党历来都非常重视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也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但是,随着我国社会变革不断加快,农业和农村工作形势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不仅对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也对农村社会稳定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提出了全新课题。搞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必须首先要真正了解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实际。为了解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现状,笔者在2006年11月——2007年1月间,利用问卷和个别访谈的形式,对湖北省孝感市A镇农村党员发展、历现任村干部教育程度、年龄结构及他们目前生活状态、现任村级组织成员未来继续任职意愿等与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密切相关的一些列问题开展了专题调查。本次调查随机选取了湖北省孝感市A镇13个均以农业生产为主的行政村、44名在职村干部(其中包括13名村级组织主要负责人)、54名在世历任村干部。现笔者就调查结果从如下五个方面一一说明:

一、关于农村中共党员人数、性别与年龄结构及新党员发展情况

中国共产党作为唯一的执政党,党的建设是党在农村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的根本和依托。党在农村的自身建设抓不好,党的后备力量得不到补充,党就会最终失去农村这个阵地。对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现状的考察,首先离不开对农村基层党的建设考察,特别是农村党员的发展和组织工作的考察。下表就是笔者调查的A镇13个行政村中共党员结构及近年新党员发展情况:

表一:A镇13个村现有中共党员人数、结构及近三年党员发展情况统计

村别

全村人口数

全村党员数

其中女党员数

60以上党员数

40-60岁党员数

40以下党员数

近3年递交入党申请人数

近三年新发展党员

1

2025

37

7

12

18

7

9

8

2

1441

27

3

13

11

3

2

2

3

1617

24

2

7

12

5

3

1

4

2015

32

5

13

12

7

5

2

5

2732

48

4

21

15

12

6

2

6

1976

33

6

12

15

6

3

1

7

1663

32

2

12

15

5

8

2

8

1975

33

3

20

7

6

8

4

9

1929

25

4

11

12

2

4

1

10

2008

38

2

16

17

5

4

2

11

1046

24

3

10

8

6

0

0

12

2021

39

2

18

15

6

1

1

13

1866

25

3

8

14

3

3

1

合计

24314

417

46

173

171

73

56

27

笔者调查的13个行政村,现有农业总人口24314人,现有党员417人,约占13个村农业总人口的2%,大抵与全国农村党员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相仿(截止2006年底,全国共有农村村级党组织64.5万个,有农村党员3029万名[1],约占全国总人口的2%)。

从党员的性别结构来看,13个村417名现有党员中,女党员仅有46人,约占党员总数的11%(见表一),而且这些女性党员绝大多是40岁以上的老党员,不仅女党员比例偏低,而且年龄普遍偏大。从最近三年13个村递交入党申请和最终发展的情况来看,女性都只是极个别情况。这说明,农村女性党员比例偏低的情况不仅不会改善而且还会继续下降。

从党员年龄结构来看,13个村417名现有党员中,60岁以上党员超过了四成,约为41%;40——60岁党员数与60岁以上党员数基本一致有171人,约占党员总数的41%;40岁以下的年轻党员仅为73人,占党员总数的18%,还不到两成(见表一)。从中可以看出,不仅农村女党员比例偏低,整个农村党员结构都存在年龄偏大、显得过于老化的情况。这说明,如何提高党在农民中的威信,提高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吸引大量优秀男女青年农民加入到党组织中来,加快农村党员发展工作、提高补充党在农村新生力量的紧迫感应该得到各级党委的高度重视。

从近三年提交入党申请以及预备党员的发展情况来看,13个村共有56人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最终有27人发展为预备党员,接近总申请人数的一半,这个比例还是比较高的,说明近几年农村党员发展工作得到加强;但也有个别村党支部三年来没有一个递交入党申请而无法发展党员的情况。通过对近三年入党申请人的考察,笔者发现,在申请入党的56人中大部分都是常年在外务工经商的同志,在当地村民的眼中可都是“成功人士”,他们不少是腰缠万贯,出手阔绰,还偶而捐资开展一些公益事业,但也存在借此炫富的个别情况。这就给我们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提出了另外的一些问题:在社会分层不断多样化的情况下发展农村党员,如何做到均衡吸收不同群体的优秀分子,使党在农村能够始终代表全体农民的根本利益而不至于仅代表一小部分群体的利益;如何团结好、教育好、引导好农民各阶层发展对象统一到新时期党的理想信念和价值体系中来,使党在农村能够将各种先进因素有机结合起来,进而始终创造并代表最先进生产力,始终创造并代表最先进的文化,使一些腐朽落后价值观和文化形态在农村无机可乘。这值得我们认真去思考。

从农村基层党支部的相关组织活动来看,各村支部一般每年都按照党章有关规定召开支部大会或党员大会等,但普遍反映由于党员外出经商比较多,加上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老党员也对当前农村基层党组织的一些活动存在误解或一定抵触,尤其是一些基层党支部党员生活会内容空泛,缺乏结合本村工作实际解决具体问题的针对性,能够做到党员不缺席或取得具体成效就很难了。这也正是在农村人口流动加快的情况下,农村党组织建设和党员管理面临的难题之一。如何使党员流动加快、组织工作难度加大的劣势变为充分发掘流动党员信息灵通、视野开阔的优势,使流动党员成为促进农村基层党组织活力、提高农村党员致富能力的催化剂,有待社会各界的进一步思考和探索。

二、关于农村基层组织干部队伍建设情况

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关键就是农村基层组织干部队伍建设。农村基层组织干部队伍的素质和他们的生活状态则直接影响他们的工作状态和工作绩效。从面上讲,绝大部分村干部应该都是农民中的优秀分子,他们比一般农民有知识、有头脑、懂政策,如果他们没有从事村干部工作而选择外出务工经商,可能比其他村民做得更好。他们选择了做村干部工作,在一定程度上是做出了奉献和牺牲的,这一点我们必须明确。深入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和愿望,对于我们做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服务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下表是笔者对A镇13行政村44名现任村干部基本情况的调查数据:

表二:A镇13个村部分现任村干部家庭收入水平、受教育程度、年龄结构统计

调查项目

分布层次

分布人数

占受访对象百分比

村干部家庭收入水平

4

9%

中上

11

25%

25

57%

中下

4

9%

村干部受教育程度

大专

1

2.3%

高中/中专

17

38.6%

初中

20

45.5%

小学

6

13.6%

村干部年龄结构

60岁以上

1

2%

50—59岁

10

23%

40—49

28

64%

32—39

5

11%

在调查中,有25名村干部回答自己家庭收入和生活水平居当地农村的的中等水平占受访村干部的57%;有4人和11人回答居上和中上水平,分别占受访村干部的9%和25%,甚至还有4人(占受访对象的9%)处于生活较为困难的中下水平(见表二)。从其收入来源来看,居上和中上水平的村干部在受访时无一例外地表示自己在担任村干部的同时或在外面务工经商,或在家办有实业,或从事着养殖、建筑工程等兼业活动,并大多有一到两门实用技术或技能;而居于中下水平村干部家庭除了农业生产外,没有兼业行为,并大都供养着一个或多个子女上大学,或为个别家庭成员重大疾病负债过多。这一方面说明广大村干部收入来源整体上比较单一,就地致富能力不够,生活状态不尽如人意,另一方面也为我们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提供了一个全新思路,那就是,在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党员干部的思想教育和引导的同时,各级党委政府更要把对农村基层组织党员干部的就地致富技能、就地致富项目培训结合起来,让广大农村党员干部在发展农村经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伟大进程中充分发挥排头兵和领头羊作用,既提高了他们的生活水平,使他们更安心工作,也使他们增强了带领村民共同致富的能力和信心。笔者认为加强农村党员干部的致富能力建设,包括自我致富和带领群众共同致富两个方面的能力建设,已经成为新时期在新形势下稳定和加强农村干部队伍、促进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一个新命题,也是我党提高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事业中执政能力的自然延伸和直观体现,更是党加强在农村执政地位的新课题。

从现任村干部的受教育程度来看,随着我国农村教育事业的发展,村干部的知识教育水平有了长足发展,村干部受教育程度由原来以小学为主(13个行政村54名历任在世村干部34名小学教育程度、17名初中教育程度、3名高中教育程度)、初中为辅逐步过度到现在以初高中为主,甚至出现了大专生任村官的情况。随着我国高等教育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大学生回乡担任村官的例子会越来越多。这既为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奠定了的一个好的基础,同时也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提出了一个新课题:村干部素质越来越高,干得好的村干部有没有继续向上发展的可能?这个问题如果解决得好,将反过来会促进更多高素质人才回到农村,这对于改变农村人才一直只有流出而无流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一线优秀人才极度匮乏的现状来说无疑意义重大。这值得研究。

从现任村干部年龄结构来看,A镇13个行政村的44名村干部年龄结构整体上还是比较合理的,除了一个特例超过60岁以外,其余都在60岁以下,而且基本上以青壮年为主,老中青相结合。

历任村干部的生活现状对现任村干部是有显著影响的。在后面不愿继续担任村干部的原因里,一部分村干部就提到老来无着落的问题。作为对过去农村稳定和建设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的这一特殊群体,特别是一部分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基层工作的农村老党员老干部,各级党委政府要给予应有的关注和关心,而不是不闻不问。通常我们对老红军老八路比较重视,照顾得比较好,但对于很多在本乡本土干了一辈子村干部的老同志,往往就比较马虎,这是不对的。尽量做好历任农村基层组织老干部的工作,既是对历任农村老干部的安慰和肯定,也是对现任村干部的教育和鼓励,实际是在告诉他们,只要是真心为群众办事,为人民牟利,党和政府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在调查中我们得知,部分过去长期担任村干部的老同志丧失劳动能力后生活比较困难,甚至出现个别非常困难的情况(见下表)。

表三:A镇13个村54名历任在世主要村干部生活现状

生活现状

非常困难

中下

中等

中上

分布人数

1

13

29

11

占受访对象百分比

2%

24%

54%

20%

三、现任村干部未来继续任职意愿及其主要原因

农村基层干部队伍建设的重要问题就是涉及到让谁来当村干部,谁愿意当村干部。在笔者调查的44名现任村干部中,明确回答未来愿意继续任职的还不到一半,只有47.7%,而且这部分主要是年龄偏大、在村干部岗位上干的年限较长一部分人,明确表示未来不打算继续担任村干部的有13人,接近受访村干部的30%。其余共有10人未作回答或回答模棱两可(见表五)。这说明农村基层组织干部队伍还一定程度上存在人心不稳、不太安心工作的情况。

表五:44位受访村干部未来继续任职意愿统计

继续任职意愿

不愿意

未回答或回答模棱两可

愿意继续任职

人数

13

10

21

百分比

29.5%

22.8%

47.7%

在进一步的愿意或不愿意未来继续担任村干部的理由陈述中,其中愿意继续担任村干部的主要理由(从多到少排序)是:1、党员服从安排;2、带领群众发家致富是党员责任;3、担任村干部多年,不老不少,打工无人要。而不愿意继续担任村干部的主要理由(从多到少排序)是:1、村级债务难化解,集体无收入,活动无经费; 2、家庭收入少,孩子上学困难,外出务工经商比当村干部强;3、担任村干部不自由;4、未来无保障;5、人心散,工作难开展。

可以看出,村干部的待遇问题(包括当前待遇和离职待遇)是影响村干部未来继续任职意愿的重要因素,因为他们也要生活,也要养儿育女。虽然现在我们财力有限,但如果能够从国家财政资金中挤出那么有限的一点儿,逐步改善农村基层干部的待遇,包括在村干部岗位上顺利干满一定年限后应该享受一个什么标准的补贴,国家要制定一个统一政策和标准,逐步落实,不能让人家辛辛苦苦地干了一辈子,到老了一脚踢下去,老无所养。现在一个单位招聘用人,工作满一定年限后辞退还必须有相应补偿,农村基层组织虽然还不是一个法人机构,其性质现在还无法下结论,但无论从人道还是从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长远角度出发,都应该把农村基层组织负责人的任用、考核与待遇制度纳入法制化、规范化轨道上来。

当然,当前农村社会累积下来的一些矛盾和困难也是影响农村基层组织干部队伍稳定的重要因素,像村级历史债务沉重,农村基层组织活动无资金、无场地,农村公益事业处于国家投入严重不足而农村自身又无力解决的困境等系列问题,都不同程度地削弱了农村基层组织干部队伍中一些同志的工作信心和积极性。笔者认为,这些都不能单靠农村自己来解决,要靠国家和社会作为系统工程来扶持,即胡锦涛同志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中指出的要“靠政策”、“靠投入”来解决。

四、关于农村宗族因素对农村基层组织的影响

宗族因素是我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中不可回避的问题,其影响虽看起来不直接不明显,但在村级组织具体处理一些日常事物时就会显现出来。通常情况下,一些世居姓氏比较多的行政村里,村级组织主要负责人基本上都出自大姓(见下表)。

表四:13个行政村现任村级组织主要负责人姓氏人口居全村所有姓氏人口位次

全村世居姓氏数

9

6

3

8

21

1

2

7

8

6

11

5

2

村主要负责人姓氏人口排名

2

2

1

1

1

1

1

1

2

1

1

2

1

至于宗族因素对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影响的具体程度和形式,还需要另外专题深入研究。本报告只是将问题提出供大家参考。

五、村干部对于当前农村基层组织面临主要困难的认识

村干部对农村基层组织建设面临的主要困难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看看他们是怎么来看待这些困难的,或许对于我们各级党委政府决策时能够提供参照。

在调查中,村干部认为农村基层组织面临的主要困难包括:道路不通,生产生活不便,村级公共事业难以开展;村级历史债务负担沉重,化债困难;村级组织缺乏活动资金和场所,村集体无收入来源;部分村民小农意识强烈,个人利益至上,使村级组织难以开展工作;农村部分党员素质不高,年龄偏大,跟不上形势发展;村级组织建设缺乏长远规划,致使村里各项工作都缺乏长远规划;生产发展不够,农民增收困难;人口流动加快,人心涣散,党员和村民的组织化程度都大大弱化。

他们列举的这些主要困难,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农村经济社会现状和农村基层组织所面临的挑战,比较符合实际情况。只有对农村基层组织的现状和面临的主要困难真正把握准了,我们党和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实现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机制创新才能有针对性,促进农村经济社会稳定和发展、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才会找准着力点。

(作者系湖北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湖北小城镇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通联: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号孝感学院湖北小城镇发展研究中心 邮编:432100 电话:0712-2345977)


[1]转引自贺国强同志2006年2月18日在中共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

湖北小城镇发展研究中心   办公电话:0712一2345977

Copyright@http://xcz.hbe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