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在线 > 正文

“线上村落”演绎疫期温情

作者:王银芹  发布时间:2020-04-16  点击数:

 

  在生死面前,众生都是平等的。

  没发生新冠病毒疫情时,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特定的圈子里,富豪有富豪的朋友圈,权贵有权贵的朋友圈,养猪的养牛的养狗的也都有自己的朋友圈……人们甚至由此推导出很多“人生定律”:看一个人,看他的朋友圈就够了;与什么人交往,会暴露他是什么样的人;看一个人的朋友圈,就可以看他的性格;等等。一罐又一罐的鸡汤,味道似乎都不错。

  自人类诞生以来,从众一直是人类安全感的重要来源,无论是和平时期还是危急时刻,仅仅是“众”有不同而已。例如,在阵前冲锋时,所有士兵都穿着同样的制服和头盔往前冲,而你偏偏要穿一件亮瞎眼睛的大红袍往前冲——神经病和傻子都可以预见结果:一定是,死定了!所有的敌人一定会有了明确而清晰的瞄准目标,所有的子弹瞬间都会朝你聚焦狂射,你不死,没道理。

  当承平日久、没有生死存亡威胁时,人们总是倾向于通过小范围的自我归类以区别其他群体来获得更多认同感、安全感和优越感。这也是一种从众行为,即我们常说的“找组织”。如同小孩跟大人玩不到一起一样,马云不可能天天跟我搅和在一起,高老庄的微信群里肯定没有张宰相和李都督,因为不在同一个次元里面。天天跟我或高老庄的土老帽搅和一起,马云就成了浮云,张宰相就出了洋相,一定没法混了。

  所以,在平时,我们每个人加入的微信群都是基于各自的身份、地位或职业,不管你承不承认、愿不愿意,这些群是分层次、有“级别”的,其他人挤不进去,挤进去了也呆不下去,甚至别人拉黑了你都蒙在鼓里。不同的微信群各有不一样的人生,“群众”言行也有相应要求。是一本正经还是嘻嘻哈哈,是财米油盐还是移民留学,风格和话题天壤之别。久在群中走,所以不湿鞋。人们在各种线上社交群中呆久了,现实生活中难免就少了烟火气息;特别是高端群,一个个都搞得像神仙,好像人间生死都与他们无关似的。哪怕同住在一个社区、一栋楼房、一个单元,甚至就是住对门,只要不在自己的群里,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你不认识我、我也懒得知道你,存在与不存在与我毫无关系。每个人都感到这个世界冷冰冰的,但谁也没有勇气、意愿更没有能力去改变。顶多,我们都只是私自嘲笑和抱怨。

  这与我们曾经的传统村落生活场景完全不同:所有人是再熟悉不过的,甚至每个人的生辰八字可能都一清二楚,连上个厕所可能一塆人都晓得;每天清晨大家都像约好了一样,准时扛着锄头纷纷各自下田劳作,还隔着田埂家长里短、博古论今,一阵阵欢歌笑语像快活得不得了;等到了饭点,各人又回家端着饭碗汇聚到大槐树下,互相瞅瞅对方碗里有些啥,要面子的孩子还会夹一片菜叶扔进池塘里,比比谁家的油水多;遇到农忙或村里什么大事,各家各户都自觉地倾巢出动互相帮衬;李家婆婆今天拎着莴苣送给张家刘家,王家媳妇儿明天拎着一筐胡萝卜送给李家张家,反正地里多的都是大家的。不论你在外面当官,或者村里当干部,还是普通百姓,传统村落的日常生活更像一个原始部落,没有谁有资格高人一等、牛逼轰轰。否则,众人的唾沫淹不死你也会砸死你。

  于是,但凡有过上世纪80年代农村生活经历的人们,总难免会怀念曾经的传统村落和那时的淳朴简单,尽管那时的生活非常贫穷和艰难。无论现在城里生活多好、房子多大、楼有多高,他们总觉得现在的生活跟那时相比,少了那么一点点味道、那么一点点情怀。这种感觉说不出,但很强烈。“那时,我们每天都是蘸着腌菜吃白米饭,却能吃得碰碰香!”经常听到有人回顾过往而抱怨今天的生活,“现在吃什么都没那种欲望和感觉了。”

  直到这次新冠疫情肆虐,整个城市和社会突然像全都被点了穴位一样,完全不能动弹。所有人的健康都面临疫情威胁,所有人都被憋在家里不准外出,所有的生活物资变得紧张,所有人的生活变得艰难,所有人的内心充满恐惧。无论你是权贵还是富豪,都得跟平头百姓一样,得想办法生活、想办法搞好疫情防护;不管你平时微信群、朋友圈多牛逼,在几乎静止的城市里,那些都是虚的,都没法帮你度过危机。

  在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是如此渺小的。任何个体,一旦缺乏群体帮助,生存下去是几乎不可能的。为了生存,除了互相协助、共同应对,别无他途。以居住小区为地域联结的微信群因此迅速自发组建起来,平时跋扈的也好、傲娇的也好,都只能老老实实加入社区小区微信群,组成临时生活保障小组、采买配送生活物资,制定适合本社区、小区的防疫对策措施。汉川等县市一些小区微信群选出的生活保障小组,还主动与不同蔬菜基地、商超对接联系,比价议价,不仅让群众减少生活支出、提高蔬菜新鲜度,还帮蔬菜种植户解决了销售难题。广大“群”众也通过微信群互通有无、通报信息、评头论足,也通过线上沟通聊天等方式扩大了相互了解、缓解了紧张情绪,晒美食、给点赞、出点子,人们从未如此互相接近和互相依靠过,让大家在艰难的日子中多那么一点点好过。能让那些平常端架子端习惯了的人回归社区,所有同一个社区民众真正第一次有了“命运共同体”的感觉,社区微信群一下子成了人不分高低贵贱、地不分东西南北、生活气息爆棚的“线上村落”,算是全民战“”的意外斩获。

  相信疫情过后,我们每个人的朋友圈都会扩大,我们对人生的看法会更加豁达,我们对左邻右舍会有更多的感恩要表达!

  继续努力,让“线上村落”的温情不减、烟火气息不减!

(作者为中心主任王银芹教授)

 

 

 

湖北小城镇发展研究中心   办公电话:0712一2345977

Copyright@http://xcz.hbeu.cn/ all rights reserved